南京历史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两宋元明

在医院待了一天后

发表于:2020-02-29 03:30:10 来源:南京历史网
在医院待了一天后,小丽说这周不去上课了,要在医院照顾父亲,说如果下周有时间的话,还希望我可以来医院,我随即便同意了。然后乘上了85路车回到了学校,回到学校后是晚上8点多了,便回到了寝室玩实况打发时间了。

寝室里依然没有人,只有我一个,瘦猴和胖子不清楚去向,李义永远的不回来了。

第二天一早没有什么异样,同以往一样的下楼,到了操场上散步,看不见人影,不过在今日,我知道那个人在哪里。沿着跑道一圈一圈的走着,什么也没想,就是这般的走着。现在几点了,我也不知道,就是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,直到我听见了学校的铃声 起床号,我才往餐厅的方向缓缓走着,才发现原来自己起得这么早。

餐厅内空无一人,连打饭师傅还没将窗口打开,我到的着实有些早了,在窗口前等候了约莫几分钟后,我面前的这窗口才打开,问我要些什么,其他的还没好,我只要了碗粥,在角落靠窗的位置坐下,一个人喝着这碗粥,很烫,边一点点的喝着,边看着窗外,不知过了多久,看见有学生往这边慢慢走来,而此时的我基本已经将粥喝完了,便起身去要了些油条和包子,回到角落靠窗的这个位置,继续边吃边看窗外。

早饭吃完后我到了教室,也不去想上什么课了,到末排角落坐下,只待老师过来了。

一个上午很是悠闲的过去了,不知怎的又想起了李义,这么的突然,那么会不会有人调过来呢?我不知道,或许会吧。

吃完饭后我在校园内闲逛,看着素不相识的人从身边擦肩而过,我举头看着天,不知道要做什么好,决定还是去图书室吧,那里好一些,清静一些。

不知道看什么书,芥川的倒是还没看完,那就接着看吧。便在图书室看书,只等下午上课了。

这几天基本上都是一个样子一个感觉过去的,一直到周四,寝室来了个新人,因为跟原先的寝室同学不和,便换了寝室,也算是取代了李义。

“你好,我叫做张灏。”这个叫张灏的新的室友见我第一句话便是这句。

“呃,你好,叫我伟明好了。”

“嗯,原先我那个寝室的人太喜欢闹腾了,我比较清静,所以便要求换寝室了,我自身可没什么问题,别想错了,呵呵。”这人给我的第一印象倒也可以,不算太差。当时进来的时候穿着一身运动服、运动鞋,头戴一个黑色棉线帽,人长得倒也帅气。

“呃。”我没有再说话,他进来我后我指了指李义以前的铺。李义的东西在死后便被家人给带走了,家人也很费解,为什么好端端的孩子会自杀呢?

他把东西放好之后走过来坐在我铺上,见我正在看书,便问:

“看什么呢?”

“村上的《挪》,怎么了?”

“没,看来哥们你心里空虚啊。呵呵,开个玩笑,走吧,一起去吃个晚饭。”确实现在已经是饭点了,便放下书同他去了。

我没有到原先经常坐的那个座位,而是随便找了个座位,什么都不想吃,吃的是面条,还有一个酥油饼,不过块头不大,可以当甜点了。

“怎么寝室里我只看见你了啊,其他两个人呢。”我知道他指的是瘦猴和胖子。

“出去找 、泡酒吧、去KTV唱歌了,哪里潇洒他们就去哪里。”我说。

“什么,不是吧,这么自由,没有人管么?”他对此似乎很是吃惊。

“瘦猴家长和学校有关系,请假什么的都是小事情,家里也有钱。就是那回事儿。”我说着咬了一口酥油饼。

“哦,够自由的啊,我要认识一下。”张灏买的和我一样,便也咬了一口酥油饼。

“呃。”我心想:他们可不是什么善种。因为我想起了已经死去的李义。为什么李义要说没有瘦猴和胖子真好啊,难道和他们还有关系?我不知道,这真的不好去定义的,便不去想了。

晚饭吃完后便回到了寝室,我坐在了电脑前踢实况8,继续踢着自己世界杯。[NextPage]

周六上午我给小丽打了个电话,问是否需要我去医院,因为我觉得没有事情可做,倒不如去医院见见小丽,还有他那个看天花板的父亲。

到了之后我买了一些水果,还特意买了些黄瓜。

“哟,来了啊,麻烦了。这一周可把我累坏了,唉。”说着我一瞧,果然,小丽面容憔悴,失去了以往的活泼气息,不像以往那样给人好的感觉,现在让人看了心里暗暗难受。

“诶呀,怎么成这样了,跟上周的差别好大啊。”

“唉,没办法啊,要不周末让你一起来帮帮忙,我好一些的。”说着小丽接过我买的水果,放在了桌上。

“为什么不请个护工呢?”

“唉,没必要的,嘻嘻,周末的时候你不就是护工吗?”小丽说着笑了一笑。

“呃,呵呵。”我苦笑。

看着小丽现在这般辛苦憔悴的面容和背影,对于男生来说,天生怜爱女生的本性便显露出来了。

“诶,你歇着吧,你那么累,我看着都难受的。”说着我接过正给男人削着的苹果。

“啊,呵呵,挺会心疼人的。”小丽看着我,露出了一丝微笑。

我则是坐在了椅子上给男人削苹果,扭头对小丽说:

“诶,你出去转转吧,散散心,或者现在回家睡一觉,我帮忙照顾你父亲。”

“呵呵,好吧,我出去转转吧,不回去睡,就在底下。”说着小丽便出去了。

我则是坐在这里给男人削着苹果,削完后递至男人嘴边,男人没有直接吃,而是自己用手接过苹果,用眼神示意可以自己吃的。我则是坐在这里看着他,他则是边吃苹果边看天花板。

“您的病情怎么样?”我寒暄了一句。

“还。。。好吧,说话就。。。疼。”我听罢,便不再说话。生怕正说着说着他吐出一大口血,那可就糟了。

我起身走到窗边向下看,眼睛不停搜寻着小丽。我看见小丽在底下的石椅上坐着,表情很是沮丧,让人看了心疼。原先那么让人觉得乐观的小丽,此时看起来倒成了一个悲观主义者,眼睛里不再有光,只有灰暗。似乎是小丽瞧见我看她,便笑了一笑。我也回报一笑,用眼神示意:你继续坐着休息吧,别想别的。

小丽则也回复了一句:谢谢。

我见男人吃完了苹果,闭上眼睛在休息,心里觉得,让小丽憔悴的不是每日的操劳,而是相对于女儿来说的对父亲病情的担忧。不免对小丽产生了爱怜之心,觉得小丽着实可怜啊。

这时,一个医生模样的人走了进来,用眼神搜寻了一下,走向了我。

“那男人的女儿呢?”医生指着男人问道。问的应该是小丽。

“在底下休息呢,她很累的,需要休息,怎么了,我是她朋友。”我说。

“嗯,没事,你跟我出来一下。”我便同他出去了,但是心里有了不详的预感。

出去后医生说:

“是这样的,那男人的病情恶化了,其实本来就不怎么好,肺刚来的时候检查就觉得不好,何况还有癌症,没多少日子了。应该能懂的,癌症嘛,本来就是不治之症,何况还是晚期。给男人的女儿说一下,做好准备。”说罢男人便走了。

我心里惊了一下,不是吧,这事情让我怎么对小丽说,说了她能经受得住吗?想着我扭头看着病房内躺着的男人,他闭着眼睛在睡觉,我心里有点不安,走进去至他身边,感觉得到气息。还在睡梦中。[NextPage]

我坐回到椅子上,思考着怎么对小丽说,这可真是难事儿。说罢她肯定会哭吧,正好自己是个男生,肩膀还可以借给她,让她尽情的哭出来,倒也好一点儿。想着我便下去了,小丽看见我下来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。

“怎么了?出什么事情了?”小丽猛地站了起来。

“呃。没,你先坐下吧,跟你聊聊你的父亲,你的家人嘛。你父亲睡着了。”小丽听我这么一说倒是放心了。

“吓我一跳啊,以为发生什么了。嘻嘻,聊什么啊?”

“你的父亲,你的家人啊。”我想知道家人在小丽心里的地位究竟如何,以免在我说了她父亲不久将远离人世的时候她经不住打击。

“啊哈,怎么会想聊这个啊。嗯,要是说我父亲的话,很好的一个人啊,你看得出来吧?即便他不怎么说话,还是看得出来,他人很和善的,绝不像坏脾气的,看得出来么?”

“看得出来。”我说。

“嗯,他年轻和妈妈认识的时候很帅的,不过自从妈妈走后他便变得憔悴了,成了这般模样。”经小丽这么一说我便开始思索躺在病床上看天花板、一说话就疼的这么一个人年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,我努力的思索着,可是却想不出来。

“父亲是本科毕业的,那年代本科生可了不得啊。父亲是学历史的,其实若不是他说不成话,你还可以和他聊聊呢,他也喜欢古代史的。”难怪小丽一个女孩子报的古代史课。

“是这样啊,真可惜啊。”我说。

“没事啊,等他好了,虽然很久吧。嘻嘻。”小丽天真的笑着,她不知道,顶上的医生才和我说过那个噩耗。我看着小丽的笑脸心里一阵刺痛。

“呃,嗯。”我勉强笑了笑。

“他年轻的时候历史学的很好的,不过妈妈不喜欢历史,妈妈不喜欢文学的,她是一个很要强的女人,所以家也是她担起的啊。父亲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,本来他身体就不好,妈妈也很体谅他,让他自己搁家里看书,就是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很长的时间。直至那夜妈妈出车祸,那一切来的真的太突然了,我不知道要怎么去形容那时的我是怎么应对的,心里只记得好难受啊,当时哭的好厉害的。唉,不想提这些事情,不说好吗?”小丽扭过头看着我。

“呃,好,不过,我想给你说个事情。”

小丽似乎是觉得有事情,便迅速扭过头看着我。

我把医生的话基本重复了一遍后小丽便开始哭,哭得很厉害,我便搂过她,让她伏在我肩上哭,我想起了,就在上周谈论她父母的时候她也是这样哭的,不过,这次哭得更厉害。我心里在想着:此时的小丽该是多么痛苦啊,以前妈妈离开了,现在最后一个亲人也要离开了,她可以说是没有了依靠,现在的她,真的是要自己照顾自己了,无论是生活上的还是精神上的,都要自己照顾自己了,没有人能真的帮助她了。

就这样小丽一直哭着,哭泣着,我深深吸了口气,然后慢慢吐出,看着哭泣中的小丽。

(编辑:李央)

扬州治疗牛皮癣医院
如何消除颈动脉软斑块
皮肤瘙痒起红疙瘩怎么治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