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京历史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野史秘闻

揭秘花园口决堤事件中到底淹死了多少民众

发表于:2019-06-09 20:33:35 来源:南京历史网

揭秘:花园口决堤事件中到底淹死了多少民众?

为保卫郑州,蒋介石被迫下令开掘黄河大堤,引河水阻挡日军

1938年6月,为延缓日军攻势,蒋介石下令开掘黄河渡口——花园口,造成黄河改道,使数百万人流离失所。花园口决堤是抗战时期的“三大惨案”之一,其是非功过,长期以来众说不一。

借黄河阻击日军的建议,最早来自于蒋介石的德国顾问法肯豪森。1935年8月,他在一份关于抗战的建议书中,指出在北方“最后战线为黄河,宜作有计划之人工泛滥,增厚其防御力。”蒋介石在此处批注了“最后抵抗线”五个字,并未特别在意。①其后,陈果夫也有“我如能取得武陟等县死守, 则随时皆可以水反攻制敌”的建议。

1938年5月徐州会战期间,日军在数处切断陇海铁路,封锁了数十万中国军队向西撤退的道路。为保存实力,中国统帅部下令放弃徐州,主力向苏北、皖北、豫东突围。日军占领徐州后,继续向西追击中国军队。为阻止西进和从豫北、鲁西穿插的日军,很多军政要员,也建议开掘黄河大堤,延缓日军攻势。

譬如,军事委员会办公厅副主任姚琼建议,在“河北省之刘庄,鲁省之朱口,倘即施以决口工作……则河必改道南向,一时造成泛滥区域,虽不能淹没敌军,至少可使其行动困难,全战局情势必将改观……”军令部高级参谋何成璞也建议,“倘施工决口,则黄河即循故道直奔徐州,不特大地泛滥,使敌机械化部队失其效能,抑且足以摧毁其战力,使其打通津浦之企图仍归泡影。”②由于当时情况尚未非常紧急,此议并未实行。

花园口决堤后,在黄河水灾中受困的日军

随后,中国军队又在兰封会战中失利,兰考、开封失守,郑州告急。郑州地处平汉、陇海两大交通线要冲,其中平汉线是中国在北方能控制的唯一一条南北交通动脉,是军事物资、部队运输的要道;陇海铁路也是苏联援华物资运往各战区的重要通道。同时,郑州扼守黄河天堑, 是从中原南下、西进的必经之地。如果郑州失守,洛阳、西安必失,襄樊、南阳也难保,那么武汉岌岌可危。郑州如此重要,当时中国却无力防守,一方面在此地区的中国军队都是从徐州战场撤下来的疲兵;另一方面,再从其他地区调兵增援,也已来不及。③在这种情况下,中国统帅部只能将开掘黄河大堤提上日程。

1938年5月31日夜,第一战区司令长官部、黄河水利委员会与军事委员会密商,确定要掘开黄河大堤。次日,蒋介石正式下达了决堤命令。6月9日, 中国军队在郑州北郊的花园口决开黄河大堤,在以水代兵, 阻挡了日军的同时,也造成了大片黄泛区。

延缓日军攻势,付出3万平方公里土地、1250多万人受灾的代价

如上文所说,花园口决堤带来的影响有正、反两方面。对日本来说,黄河决口为日军带来相当困扰。依据日方《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》,1938年6月13日,为救援被困中牟的第14师团一部,日军“从第五、第十、第一百十四师团、军兵站部抽出工兵各约一个中队及架桥材料一个中队,配属给第十四师团。随后于16日又从第一军调来独立工兵第二联队主力及渡河材料一个中队。”6月15日,同样被困大水中的第16师团,也从各处急调工兵,“然后向泛滥地区以外撤退”。6月16日—24日,日军通过飞机,向被困的第14、16师团投下合计61吨半的补给物资。④

被大水所困的日军,“状极狼狈,自由分住于本城东北各街户……大抵裸身者十居八九,枪械等更属不伦。后闻黄水到时,驻军均在睡梦中,除被淹毙者外,存者均赤身逃出……后闻驻予西席家之敌军士言:我军共一小队,计百二十五人,现所剩只七人,官长均死,正留待改编云云。要之,是役敌兵死于水者虽不及万人,而军器等损失十之八九。又闻河边居民目睹者谈,全师团之机城化军器,过去时,计大炮七八十尊、坦克二百余辆、卡车数百辆,迨撤退时,仅轻型坦克一辆、卡车数辆而已,其他军械辎重,无一还者……此后敌军至者,莫不先找黄河委会,对于河水必深加研究,益已成惊弓之鸟……”⑤其状甚惨。

对中国来说,花园口决堤制造了一些有利于中国的态势。首先,日军谋划进攻武汉时,原计划将进攻的主力置于沿淮河向大别山北部地区方面,因为黄河水在淮河流域泛滥,影响物资运输,只能将进攻主力改在长江。日方承认,武汉会战时“淮河沿岸浸水严重,作战行动十分困难。”这里需要说明的是,日军进攻武汉的时间是按照既定方针开展的,其被花园口决堤推迟6个月的说法并不能成立。⑥

其次,花园口决堤后出现大范围黄泛区,让日军很难通过。改道后的新黄河成为中日双方东西对峙的分界线。此后,直到1944年豫湘桂战役,日军才攻入新黄河以西地区,占领河南中西部。这其中固然有日军兵力不足的因素,但黄泛区阻挡更是重要原因。

花园口决堤固然有其军事上的正面意义

揭秘花园口决堤事件中到底淹死了多少民众

,但也为黄河沿岸的老百姓带来巨大伤害。在决堤以前,国民政府对花园口附近百姓进行了疏散,当时“第一战区长官部规定:每人发迁移费10元,叫农民迅速搬家。”“郑州的专员和县长组织代表团到工地来慰问,并到掘口附近一些村庄发放款,每人发五元逃荒费,动员老百姓限两天内一律迁出去。下午在大堤上即看到老百姓扶老携幼大车小辆的向西逃难,一直延续到第三天上午才逃完。”⑦由于这个疏散范围很小,且补偿只有5—10元,发挥的作用极为有限。

依照相关统计,花园口决堤后,被洪水冲击最大的县有44个,其中包括河南20个、安徽18个、江苏6个,影响范围约3万平方公里,实际受淹成灾面积1.3—1.5万平方公里,淹没耕地1993.4万亩;有1250多万人受灾,390万人外逃,89万人死亡;经济损失折合银元超过10亿元。⑧

中央赈济委员会进行的救济活动

灾民困苦流离,河南“泛区居民因事前毫无闻知,猝不及备,堤防骤溃,洪流踵至;财物田庐,悉付流水。当时澎湃动地,呼号震天……间有攀树登屋,浮木乘舟,以侥幸不死,因而仅保余生,大都缺衣乏食……又以饥馁煎迫,疾病侵夺,往往横尸道路……株守泛区者,更是迫于饿馑,无暇择食,每多以含毒野菜及观音粉争相充饥,草根树皮,亦被罗掘殆尽、糠粕杂食,反为上撰,饥民面目浮肿,肤肌绽裂,或便秘脱肛,伏地惨呼……”⑨《申报》(香港版)也报道说:“黄水肆虐,污坑遍地,蚊子多,死尸多,难民们又经常露宿在外,遂致瘟疫流行。患霍乱、伤寒、痢疾的人很多,特别是得了霍乱,上吐下泻,有的人半天时间就死去。花园口决堤不久,在黄水包围的开封就发生了霍乱,死亡者众多。”

好在花园口决堤后不久,国民政府就启动了赈灾。国民政府命屈映光带200万元拨款到河南办理急赈,同时发放医药,控制疫情;在难民经过的地方设立施饭场、施粥场。1938年—1945年间,国民政府各级官员,以及历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程潜、卫立煌、蒋鼎文,都曾赴灾区慰问,救济灾民。黄泛区难民与其他难民还被前往西北、西南大后方垦荒,至战争结束,共垦荒万亩,大致相当于花园口决堤时淹没的耕地面积。⑩

对于花园口决堤,在国民政府看来是“功在国家,害在地方”。决堤时,蒋介石也曾对负责指挥决堤的刘和鼎说:“这次决口有关国家民族命运,没有小的牺牲,哪有大的成就,在这紧要关头,切戒妇人之仁,必须打破一切顾虑,坚决去做,克竟全功。”事后,国民政府也将此次决堤,宣传为日军轰炸暴行所致。

注释:

①《德国总顾问法肯豪森关于中国抗日战备之两份建议书》,《民国档案》1991年第2期;②《郑州文史资料(第2辑)》,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河南省郑州市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1986年,第3、4页;③渠长根:《1938年花园口决堤的决策过程述评》,《江海学刊》2005年第3期;④《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(第二卷第一分册)》,中华书局1979年,第81页;⑤赵隐侬:《梁园沦陷前后(上)》,河南文史资料(总第55辑),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河南省委员会文史资料委员会1995年,第11页;⑥马仲廉:《花园口决堤的军事意义》,《抗日战争研究》1999年第4期;⑦王果夫:《花园口决口纪实》,《承德文史(第3辑)》,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河北省承德市委员会文史资料委员会1987年,第35页;⑧⑩渠长根:《功罪千秋——花园口事件研究(1938—1945)》,华东师范大学2003年博士论文;⑨《河南粮食志专题资料选编(建国前部分)》,《河南省粮食志》室1986年,第371页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